当前位置: 首页>>统战之声>>正文
  

深情追忆吴阶平

2017年03月21日 10:12  点击:[]

韩启德

  吴阶平院士,大家都尊称他为吴老,是中国医学界德高望重的前辈,杰出的临床医学家和医学教育家。几十年来,吴老以他超常的天赋与辛勤的耕耘,在泌尿外科领域取得了累累硕果。他在国内外首先发现“肾结核对侧肾积水”,首先确定肾上腺髓质增生病。他发明的输精管结扎术中灌注远端精道技术,使手术即时产生避孕效果。他的关于肾切除后留存肾代偿性增长研究,纠正了对肾切除长期存在的不全面认识。他发表学术论文150余篇,出版医学专著21部,获得全国性科学技术奖7次。由于这些杰出贡献,吴老不仅受到国内医学界尊重,而且得到国外医学界广泛赞誉,荣任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美国泌尿外科学会荣誉会员、美国医师学院荣誉院士、比利时皇家医学科学院国外院士、英国爱丁堡皇家外科医师学院名誉院士、国际外科学会荣誉会员、香港外科医师学院院士等职务。

  上世纪90年代后,吴老担任了很多社会工作,但是他从来没有忘记一个医生的职责。在他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之后,仍然坚持每月到医院参加临床大查房,和医生们一起研究疑难病例。我曾有幸跟随吴老在北京大学泌尿外科研究所参加过一次大查房。最令我叹服的是,他还记得几十年前许多病人的具体病症、诊治经过甚至他们的家庭情况与地址,使我真正感受到一位医学大家的风范,以及什么是他提出的一名好医生不仅要有高尚的医德、高度的责任心和精湛的医术,还应该加上根据患者的特点和心理状态所提供的“艺术的服务”。在“技术至上”盛行导致医学离人渐行渐远吴阶平主编的部分学术专著。 的今天,吴老所强调的“艺术的服务”,对于回归“人的医学”,重新认识医学的根本目的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吴老不仅是著名医学家,还是我国著名的医学教育家。他认为,改变我国医疗卫生事业的落后状况是一项浩大工程,只靠少数名医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也不是一代人的努力能够完成的。抓好教育,培养人才是第一要务。在从医60多年的漫长岁月中,他为我国医学教育事业付出了大量心血。上世纪50年代,他在北京医学院开始培养研究生。在“三年困难时期”,他白手起家,在一所破庙里创办了北京第二医学院即现在的首都医科大学并担任首任院长。他与师生同甘共苦、艰苦创业。他与施锡恩教授合著的《泌尿外科学》是该领域新中国第一部专业参考书。他还曾担任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校长、清华大学医学院院长,以及我国多所著名医学院校的名誉院长、校长。从这些医学院校走出的一届又一届青年才俊薪火相传,成为发展我国医学事业的骨干和中坚力量。

  改革开放初期,他主持编译的《性医学》是我国第一部关于“性”问题的专著。在他的倡议下,我国开始对中学生进行青春期性知识和性道德教育,从而在性医学和性教育工作方面跨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步。吴老在教育实践中不仅重视教书,而且重视育人。他认为,本领需要知识,知识不是本领,教育要用“学本领”来代替“学知识”。他主张废除“填鸭式”、“灌输式”教学,倡导“启发式”教学。他谆谆告诫青年学生“学习、思考、实践”三者都十分重要,应该尽早结合,不可偏废,只有扎扎实实打好基础,厚积薄发,生命力才会长久。他的一系列谈医生成长的文章,总结亲身经验,以生动的语言和富于哲理的论述,不但告诉学生如何从医,而且告诉学生如何做人。这些著述不但在医务界,在科学界也引起了极大反响。上世纪80年代,北京医科大学为他颁发了首届“伯乐奖”。

  吴老说:“医生的服务对象是人,世界上最复杂的事物莫过于人。要做一名好医生,首先一点就要研究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医德不光是愿望,更是一种行动,这个行动要贯穿医疗的全过程,贯穿医生的整个行医生涯。”事实上,他一生都努力追求做一名好医生,他做到了。

(本文刊发于《中国统一战线》杂志,作者系全国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主席)

上一条:揭秘我国首个“统战学”博士专业
下一条:习近平同党外人士共迎新春

关闭